章节目录 第062章 以前是她傻

    秦如凉一点不关心沈娴孩子的死活,当日他和柳眉妩在一起的时候知道这个消息,也丝毫没有表现出在乎的态度。

    他只在乎柳眉妩心里怎么想。别的女人一概不重要。

    可近来秦如凉时常想起,那个阳光明媚的池春苑里,沈娴挺着肚皮跳那么生动活泼的舞时的神采。

    那肚皮上的笑脸至今还活灵活现。

    秦如凉本是要去看柳眉妩的,可他却鬼使神差地来了池春苑。等他反应过来时,他已经出现在了池春苑的门口。

    沈娴卧床了几日,气色有所好转。

    天气热,不能老是闷在房里,便搬到屋檐下卧躺着,听听清爽的风声。

    篱笆里的壁树伸展开枝叶,延伸到了屋檐下。

    光与影在她身边斑驳跳动,像是围绕着她翩翩起舞的蝴蝶。

    沈娴神色很安然,静看闲庭落风,不喜不悲。

    玉砚在她身旁寸步不离地照看着,喋喋不休道:“公主,大夫说了,可不能在外面待太久,万一吹久了风吹坏了身子”

    沈娴笑了笑,道:“我还没有你说的那么虚弱。不必担心,我已经好很多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情况比当日好很多,可是现在的沈娴看起来也没什么精神,少去了那股生气勃勃的感觉。

    沈娴说她想吃点冰糖梅子。

    玉砚便进屋去给她拿。

    这时起风了,风很清爽,将院子里的树叶吹得飒飒摇曳。不知怎的,沈娴便突然侧头过来,恰恰看向池春苑的院门口。

    这回秦如凉躲闪不及,明晃晃地站在那里。沈娴看向他,他亦把沈娴看着。

    她好似早就发现了他。

    但是沈娴没有任何反应,眼底里也没有任何情绪,仿若看着一个与她无关的空白人。

    她那黑白分明的眼神,夹杂着风轻和树影。

    秦如凉根本进不了她的眼里。

    秦如凉微微收紧袖中的双手,心里有种难以言喻的烦闷感。曾经将他奉若天神的这个女人,如今却把他看得比空气还轻。

    他可以不在乎她,不关心她,可是他发现她更加不在乎他、不关心他。

    秦如凉总感觉自己落后了一截。大约就是这种落差感,让他感到十分不舒服。

    适时赵氏从外面回来,看见秦如凉站在门口,先是一愣,随即故意扬高了声音道:“将军怎的来了,来了也不进去坐一坐?公主要是知道将军来看她了,一定很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赵氏是故意说给沈娴听的,好让沈娴知道秦如凉来看过她了。

    殊不知当时沈娴就坐在屋檐下,比赵氏还早知道秦如凉的到来。

    玉砚听到说话声便拿着梅子出门来看,发现秦如凉果真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秦如凉的冷漠和炎凉,玉砚都看在眼里。既然公主不在乎,她又何必去在乎。

    遂玉砚没什么表情,亦是把秦如凉当空气,低头对沈娴道:“公主,奴婢拿了梅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娴收回视线,顺手拈了一颗冰糖梅子放进嘴里,眯着眼赞道:“还是你手巧。”

    玉砚便道:“公主,奴婢扶你回房去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这里凉快。”

    玉砚是怕她看见秦如凉败坏了心情,但是很显然,不管秦如凉在哪里,都对她造不成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主仆俩都如此忽视秦如凉,秦如凉转身就走,冷冷道:“不见得我来她有多高兴!”

    赵氏不得不侧身让路,也有些惋惜道:“将军,您不进来坐一坐吗?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秦如凉头也不回,大步流星地离开。

    赵氏进了1;148471591054062院来,看了看沈娴和玉砚,叹了口气道:“公主,您怎的不请将军进来坐一坐?”

    沈娴眯着眼吃着梅子,并不言语。

    玉砚道:“公主眼看着才好一些,请他进来做什么,难不成又要让公主伤了胎气吗?”

    赵氏道:“将军好歹是一家之主,若是公主能稍稍像柳氏那样懂得柔情似水一些,想必将军也不是铁石心肠之人,定会对公主怜惜一二。不然将军也不会一个人来池春苑了,本是打算来看望公主的,结果公主却不请他进来,便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看望公主?”玉砚道,“是来看看公主如今有多惨吗?他真要是关心公主,就应该问一问公主是因何而受惊摔倒的。”

    “玉砚,”赵氏不太赞同道,“你怎么能这样说呢。”

    玉砚道:“赵妈,对不住,我一向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。你说若是公主能软下几分,将军就会心生怜惜,以前公主不是没软过,结果呢,不还是被柳氏给赶出家门了么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那香扇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,在将军面前亦是哭得楚楚可怜。与将军一夜以后,将军可曾多顾她一眼?连她到底为什么要毁去容貌一事也不闻不问。”

    赵氏张了张口,却说不出辩驳的话来。

    玉砚道:“可见将军喜欢的只有柳氏那一款。公主为了保护好自己就不能软,否则只能像以前那样被柳氏骑在头上欺凌!”

    被一个小丫头这样义正言辞地说了一通,赵氏脸上有些挂不住,但也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沈娴道:“赵妈,我知道你对我和孩子都好,但有的事情还是要及早认清才行。你若是想撮合我和秦将军,大可不必,因为我根本没看上过他。以前傻沈娴喜欢他是因为她傻。”

    “可公主现在毕竟是将军夫人啊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,将来就一定是吗?”

    她只是还没想好合适的出路。

    以前的事沈娴记忆模糊,但她也知道,皇帝是推翻她父皇政权、血洗皇宫的人,父母之命尽丧他手,若是没有万全的准备,她暂时还不能跟秦如凉和离回到皇宫里。

    沈娴对那皇宫丝毫没有兴趣。和皇宫比起来,这将军府出入自由,更合她的心意。

    如若有一天,她可以飞了,绝不会在这里停留片刻。

    沈娴看向赵氏道:“赵妈一心眷顾秦将军,秦将军能有您这样的家人,是他的福气。只不过他身在福中不知福罢了。赵妈若是放心不下秦将军,大可去他身边伺候着,我这里有玉砚,事事也可尽心。” 记住本站网址,Www.biquxu.Com,方便下次阅读,或且百度输入“ biquxu.com ”,就能进入本站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