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079章 我真是谢谢你啊

    看着苏折转眼间又消失在夜色里,连青舟轻轻吁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幸好今天晚上公主答应在他家里住下,不然等他老师过来见不到人,不是又白忙活一场?

    蔷薇院里的夜风带着些微花香,花香里若有若无地夹杂着一缕极淡的沉香气息,停落在沈娴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房里静悄悄,床上的人正睡得安然,一点也没有被吵醒。那隆起的肚皮让她添了成熟的风韵,里面正孕育着一个全新的小生命。

    当时沈娴正迷迷糊糊地想,还是应该在睡觉前把窗户关上的。

    不然这风也忒肆无忌惮了一些,带着微凉的触感,轻拂着她的脸颊和嘴唇,带着缠绵婆娑的意味。

    那绕指柔般的清风还捋过她耳边的发,轻轻地别在她的耳后,最后在她额前停留。

    沈娴有些放任自己沉溺其中。

    大约是那风在她脸上停留得太久,久到像是有人在轻轻抚摸。

    沈娴潜意识里浑身一激灵,原本还在熟睡的脑子突然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蓦地睁开了双眼,心头一阵锐跳。

    漆黑的屋子里除了窗户里流泻进来的月光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沈娴呼吸一松,长长吸了两口气。

    她鼻子异常灵敏,除了蔷薇花香以外,竟叫她嗅到了若有若无的沉香气息。

    沈娴敏感地觉得不对,房间里半个人影都没有,但她就是感觉到有人来过。

    来不及细想,沈娴当即下床,开门就出去。她一个人站在院子里,院里头仍是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连青舟备好了早膳。

    沈娴喝粥的时候问他:“你昨晚来过蔷薇院吗?”

    连青舟拿着调羹的手顿了顿:“在下怎敢唐突,是以不曾去过。”

    沈娴动了动眉头,忽然伸手过来挽住连青舟的衣襟,就把他拉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张脸靠得极近,沈娴甚至看清楚了连青舟眼里的讶异。她不大意地凑到连青舟的衣襟处嗅了嗅,在外人看来动作颇有些出格。

    就连一旁的玉砚也惊得掉了筷子。

    公、公主这这也太直接了吧!光天化日之下!

    连青舟浑身一僵,干干道:“公主这是要轻薄在下?”

    沈娴手松了松,略微皱眉道:“不是你,你身上没有沉香味。你府里可有谁喜用沉香?”

    连青舟眼皮跳了跳,若无其事地垂着眼整理了下衣襟,道:“在下家里不常用沉香,约莫是公主闻错了?”

    他一边腹诽,公主这是狗鼻子么这么灵?

    话音儿将将一落,冷不防膳厅门口传来一声冷喝:“你们在干什么?!”

    彼时沈娴还靠得连青舟太近,来不及抽身离开。她侧头看去,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一高大的身影挡住了膳厅门口的晨光,尽管逆着光,也不难看出他的模样。

    居然是秦如凉!

    连青舟霎时就笑了开来,“真是稀客”话没说完,连青舟面色就是一变,怀中跟着沉了沉。他满脸抽搐地看见沈娴勾着他的颈项,一扭身就坐在了他的怀里,他和沈娴面面相觑,机械地说了一个语气词,“啊”。

    沈娴顺手舀了粥往连青舟嘴里喂去,道:“小舟舟,来,喝小粥粥”

    连青舟顺从地张口,手上不得不搂住她的腰,唯恐她一个不慎栽下去,一来一回间显足了甜情蜜意。

    时而低低耳语的样子,哪里像是朋友,分明就是私会已久的情人!

    连青舟咬着牙轻声在她耳边道:“公主真是好重啊。”

    沈娴笑眯眯从齿缝中回道:“不好意思啊,近来我吃得比较多,肚子里还养着个么。”

    沈娴除了肚子大,她本身其实并不累赘,只是可怜连青舟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商人,抱起来相当吃力。

    沈娴一只手伸到连青舟背后去拍了拍他的后背,又道:“连狐狸,你这样不行啊,将来连你媳妇儿都抱不动,眼下权当给你练练手。”

    连青舟哭笑不得,快绷不住了:“我真是好谢谢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”明明是她自己唯恐天下不乱,把他还搭上了,她还好意思说是给他练手?

    秦如凉今晨才得知,昨晚沈娴当真一夜未归。他近来火气十足,直接就杀到连青舟家里来,管家拦都拦不住。

    他是来捉奸的,他倒要看看,她沈娴在外面都干了些什么勾三搭四的勾当!没想到这个荡妇丝毫不知收敛,竟当着他的面对别的男人投怀送抱!

    “来,小舟舟,再喝一口”

    连青舟看向秦如凉,问:“秦将军吃了吗,要不要坐下来一起吃?”

    秦如凉抬脚一步步走进来,然后直接两掌把膳桌劈成了几块。

    沈娴有些火大。

    看来将军府里柳眉妩和香扇还不够给力啊,竟让这秦狗还想得起来找她?

    沈1;148471591054062娴随手操起桌上的碗便朝秦如凉掷去,秦如凉抬手接住,眼神跟寒冬腊月的冰凌子似的。

    沈娴道:“你他妈脑子被门缝夹肿了流脓了吧?”

    秦如凉道:“我只问你一句,今天你到底跟不跟我回去?”

    “我不回去怎样?”

    秦如凉便看向连青舟,“那我便揍到他面目全非。”

    沈娴亦看了看连青舟,这家伙连抱一下自己都觉得吃力,真要是被秦如凉揍起来,那得多无辜。

    沈娴看早饭也吃得差不多了,就是秦如凉不来,她也是要打算回去的。遂摆摆手一脸郁卒道:“连狐狸,老子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连青舟抽了抽眼皮:“公主,在下派轿子送你。”

    秦如凉冷冷瞪着他: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出了门口,及时连青舟准备的轿子稳稳停在那里,秦如凉也不会让沈娴上轿。他一手抓住沈娴,便粗鲁地把她扯着走。

    沈娴踉跄几步,玉砚在身后看得胆战心惊,道:“将军请自重!公主怀着孩子!”

    秦如凉冷笑道:“她怀着孩子尚且不知自重,本将军为何又需要自重?!”

    一出巷子上了街,前面就是闹市。

    沈娴一股火气直往上窜,道:“秦狗,你昨天晚上一定欲求不满吧!”

    秦如凉深吸一口气,在大街上她还如此出言不逊,当即引来街边路人的回头。

    是哦,他拖着一个孕妇在街上行走,看起来的确很像欲求不满的样子。

    下一刻沈娴便扬声喊道:“都来看呀,有人虐待孕妇啊!” 记住本站网址,Www.biquxu.Com,方便下次阅读,或且百度输入“ biquxu.com ”,就能进入本站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