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097章 那一定是个美男

    皇帝难免要询问一番沈娴在将军府里的情况,这些沈娴在马车里便已经想过一遍,回答起来合情合理,也没有太过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皇帝便问:“静娴,你这脸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皇帝这是明知故问,他就想看沈娴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结果沈娴悲从中来,有些感慨道:“皇兄恕罪,过去的事静娴不想再提。”

    皇帝不咸不淡看了秦如凉一眼,道:“看样子你在将军府里委实过得不好。上次朕听太医回话说,你想悔了这门婚事,另择驸马?”

    沈娴温顺道:“静娴谢皇兄关怀。只是以前不懂事,静娴善妒,见不得将军另娶妾室,最终闹得个不欢而散,这些都是静娴的不该。当时静娴只是说气话,静娴如今有了将军的孩子,很快就要临盆了,哪还能离了将军。”

    秦如凉在一旁听着,不得不对沈娴精湛的演技表示服气。

    皇帝听了也面露欣慰之色,道:“如今见你二人和好如初,朕就放心了。静娴,前几日被掳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一说起这茬儿,沈娴眨巴着眼,眼泪就滚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又是害怕又是哽咽地把事情经过讲述了一遍,脸上露出噩梦般的表情。皇帝见她是真的恐惧,才没有多问下去。

    后来又不经意间提起一些沈娴过去的事,沈娴都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皇帝想试探一下她到底有没有真失忆。

    这一点用不着沈娴装,因为她确实一点印象都没有。

    沈娴的表现让皇帝放了放心,看样子沈娴即便是清醒了,也与一般柔弱的妇孺没什么差别。

    想来当初沈娴让太医传话,说将来孩子跟着姓沈,鞠躬尽瘁为大楚效力,是被秦如凉逼得没有办法了,才不得不出此下策试图求皇家庇佑。

    如此软弱的静娴公主对他还造不成什么威胁,等她孩子一出生,反而更容易控制。

    遂皇帝走下龙椅,面色和蔼地看着沈娴道:“身为公主,怎能以这样的面容示人,回头朕让宫里送些祛疤的药去,希望对你脸上的疤有所帮助。”

    沈娴挺着肚子也要由秦如凉搀扶起来行礼,道:“静娴谢皇兄恩典。”

    皇帝又道:“好不容易来一趟,中午就留下用午膳吧。眼下离开膳还有一会儿,让秦如凉陪你去御花园里转一转。”

    两人走后,先前去宫门迎接的宫人便把路上所见所闻禀报给皇帝听。

    无非是秦如凉对沈娴照顾得体贴周到。

    皇帝道:“他还知道给朕面子,静娴是公主,在身份地位上再怎么不济,也比他家里的那个妾室要强。”

    皇帝对秦如凉的表现也比较满意,只要不宠妾灭妻做得太过分,他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随后秦如凉就带着沈娴去御花园里转了转。

    这御花园不知比将军府里的花园大了多少去。而且风景十分优美,柳荫明媚,百花开放。

    湖中碧叶连天,莲花斗艳。

    沈娴顺着那条柳荫小路悠闲地往前走,秦如凉在身边陪同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让她有一丝丝熟悉,但具体又什么都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正往前走时,秦如凉忽然出声道:“再往前走,就是后宫了。”

    遂沈娴止步。

    回去时沈娴走了另一条路,顺便看看路上不同的景致。今日秦如凉居然出奇的耐心,一直陪着她。

    那是一条梧桐路,道路两边栽种着连片的梧桐树。

    这个时节梧桐花期未过,淡紫色的梧桐花点缀树身,亦是飘坠一地。空气里蔓延着一股粉腻的花香。

    抬眼望过去,整条林中路都被淡紫色的花所铺就,极是美丽。

    沈娴在分岔路口停了下来,仰头朝上面往。

    花间的阳光被捋成一束束,精细地打照在她身上。秦如凉静下心,忽然在她身上感觉到悠然的味道。

    仿佛时光在她身上也慢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这时,朗朗声飘进沈娴的耳朵里,正是由这岔路口的那边传来的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地方?”沈娴一边问着,一边已然走上了岔路口。

    没几步路,便找到了梧桐树后面坐落得隐秘的一座宫宇,听秦如凉说那是宫宇里皇子公主们上学的太学院,由朝中太傅、大学士专门给皇子公主们教学。

    殿内窗明几净,依稀可见雍容华贵的皇子公主正端端正正地坐着,朗读着书本上的文章。

    沈娴透过窗户看去,见花影飞落间,那殿上背站着一个人,一袭暗紫色滚边官袍,发丝后挽,他手里袖着一卷书,正在殿上缓缓踱步。

    随着他走路的动作,衣袂轻轻浮动,修长清然,依稀与她脑子里的某个人影缓缓重合。

    沈娴想,那应是教学的某位老师。

    那背影就是有点莫名的熟悉。

    沈娴在窗外站了一会儿,想等他转过身来,看看这般风华绝代的背影之下,是何等的一张脸。

    可那人偏就是跟她作对似的,不肯转身。

    沈娴不由盯着殿上的老师,问秦如凉:“那是谁?”

    秦如凉微微一哽。

    连他都不记得,看来沈娴是半分从前的记忆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秦如凉眯了眯眼看向殿上人,抿唇道:“大学士。”

    “长得怎样?”沈娴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如凉心头不悦:“评论男子的样貌,不是你一个已嫁做人妇的公主应该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嫁做人妇”四个字,他咬得重了些。

    沈娴却不在意地勾了勾唇,那人越不肯转身给她看,她就越是想看。

    于是乎,沈娴冲那教书的老师的背影不大意地吹了一声口哨。

    老1;148471591054062师背影顿了顿。

    这下不光他听见了,正的皇子公主们也听见了,纷纷放下手里的课本,朝口哨声源处看过来。

    秦如凉霎时拉起沈娴的手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喂,你急什么,我就是想看看他转过身是何等模样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轻浮,又打扰皇子公主上学,就不怕传到皇上那里?”秦如凉冷冷道。

    沈娴被迫跟着秦如凉一块离开,草草回头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依稀见殿上男子似转过身来了,可秦如凉走得太快,她又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嗳,真是遗憾。

    光是那背影杀就够撩人的了,那一定是个美男。 记住本站网址,Www.biquxu.Com,方便下次阅读,或且百度输入“ biquxu.com ”,就能进入本站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