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214章 有关他的传言

    沈娴随手翻着书,眉头也没动一下,道:“他也有了断袖之癖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奴婢也觉得不可思议,往日里清雅的正人君子,没想到居然有如此不为人知的一面。”

    玉砚神神秘秘地凑过来,说:“听说他常常去楚玉楼。”

    沈娴没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玉砚又添油加醋:“听说他去楚玉楼专玩男妓。”

    沈娴倒是很想和玉砚一起八卦,只可惜她想象力有限,实在想象不出来。

    苏折去过楚玉楼她知道,但外面这些风言风语在她听来,就是无稽之谈。

    接着玉砚又道:“奴婢还听说,有一晚他深夜回家,颈子上还带着男妓留下的牙印!”

    沈娴放下书,眼皮跳了跳,“哪一晚?”

    玉砚细细想了想,道:“奴婢就知道公主不信,会问详细的日子,因而奴婢也去详细地打听过了,正好就是公主和贺二公子偷偷去贺家的那一晚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沈娴应了一声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那一晚,她应该是气急攻心,咬过他一口吧。

    随后她又补充道:“外界还真是传得神乎其神。”

    “无风不起浪,公主,此等伤风败俗之人,不值得公主挂记。”玉砚愤慨道。

    “你好像比我还生气?”

    “奴婢是气他不争气,白白浪费了公主的心思!公主,这种人还是快忘了吧!”

    沈娴的心情已经趋于平静。

    五月杏林结果的时候,南边传来了噩耗,打破了京中一直以来的安享太平。

    大楚与夜梁的战役,大楚战败。

    最后一战,伤亡惨重,尸横遍野。

    据最新传来的战报,在那场战役中,大将军负伤落马,下落不明。

    但战场无情,目前虽没有找到大将军的尸首,多半可能已经战死。

    此消息一传来,满朝哀痛。

    皇帝坐在龙椅上,半晌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等他回神时无比震怒,道:“朕大楚第一大将军,怎么可能说战死便战死!下落不明就给朕找,每一具尸体都找遍,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知,秦如凉废了一只手。到了战场上,必定受到很大的限制。

    皇帝在乎的不是区区人命,他在乎的是两国之战的胜败,堂堂大楚的威严。

    倘若大将军都已战死,那么大楚还有何颜面?更遑论往后还如何压制夜梁。

    消息传到将军府时,将军府上下都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一直被禁足在芙蓉苑的柳眉妩听香菱说了此事,再也待不住,跑到池春苑来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说来已是好几个月不曾见到过柳眉妩。

    沈娴都快忘了她还活着。

    柳眉妩像个疯妇一样在院子里大喊大叫,玉砚作势便要上前去掌嘴,沈娴躺在树下躺椅上,任小腿在她身上爬来爬去,道:“别拦着,让她叫。”

    柳眉妩对眼前的沈娴恨得巴不得一口一口吃了她的肉。

    为什么她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,秦如凉生死未卜,而沈娴却能和她儿子享清福!

    柳眉妩咬牙切齿道:“沈娴,都是你害的,都是你害死将军的!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你废了将军一只手,他怎么会打败仗,怎么会落下马!”

    有崔氏在跟前,纵是柳眉妩想扑上来撕咬沈娴,她也丝毫近不了身。

    她刚有所动作,崔氏可不会对她心慈手软,一巴掌便能把她扇倒在地。

    柳眉妩发丝散乱,匍匐在地上,愤恨地瞪着沈娴和小腿,“凭什么就你能过得这么好,我告诉你,你作恶太多迟早会遭报应的,你,你们都会不得好死的!”

    任她怎么歇斯底里、凶神恶煞,小腿不哭也不闹,只平静地把柳眉妩望着。

    沈娴更是1;148471591054062毫无波澜,从躺椅上支起身子来,把小腿放在她膝上。

    随着小腿模样长开,模子越来越像沈娴。一大一小神情几乎一样。

    沈娴淡淡道:“柳眉妩,你说是我害了秦将军,诚然,我是废了他一只手,那我为何要废他的手?”

    “那锁千喉的毒,解药已经研制出来了,我还没来得及与秦将军仔细说一说,解药需不需要用到紫河车这事。”

    柳眉妩脸色雪白,继而又尖声笑道:“就是我存心害你的又怎样?我就是要眼睁睁看着将军取你胎衣来给我入药,我就是要眼睁睁看着你一尸两命!”

    “可哪里能想到,你和这个贱种最后都活了下来。”她无所顾忌,“但是现在再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,将军都被你害死了,再也回不来了!”

    沈娴若无其事道:“二娘,再掌嘴。”

    崔氏揪着柳眉妩的头发便用力啪啪打了几个嘴巴子,打得柳眉妩的脸肿得老高。

    沈娴道:“且莫说现在将军下落不明,真要战死的话,详细追究起来,也应该是被你害死的。你若不害我,我就不会伤他,不是吗?”

    柳眉妩伏在地上直喘气,流泪不止。

    沈娴又悠悠道:“秦将军对你,可谓是一往情深。即使亲眼撞见你偷男人,在临走之前也还放心不下你,要我多担待些。”

    柳眉妩尖尖的指甲抠着地面,痛哭地哭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这许多事,如若不是你自己作,也不会有今时今日。我把你禁足在芙蓉苑便也罢了,可你偏偏要跑出来在我眼皮子底下晃。”

    她眯着眼看着柳眉妩,轻声道:“知道我为什么一直留着你的命么?”

    柳眉妩恨恨道:“你杀了我,将军是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“因为杀了你没趣啊,”沈娴把小腿放在椅子上,拂了拂裙角起身,居高临下地站在她面前,面无表情地抬脚踩在柳眉妩的十根纤纤素指上。

    正如去年某月某日,秦如凉为了柳眉妩,而这般对她一样。

    柳眉妩痛苦叫出了声。

    沈娴手指竖在唇上,道:“嘘,柳千鹤还在逃,你帮助柳千鹤逃出了城这事,还没完呢。你叫这么大声,要是被人听见了,那才是真的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柳眉妩身体簌簌颤抖。

    沈娴道:“我应该继续叫你眉妩还是该叫你千雪?”

    柳眉妩再痛也噤声,果真不敢再大叫。 记住本站网址,Www.biquxu.Com,方便下次阅读,或且百度输入“ biquxu.com ”,就能进入本站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