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543章 原来……是你……

    自从沈娴逃出京以后,贺悠就养伤在家,不再过问朝事。眼下皇帝走投无路了,看见贺悠在照顾他老爹,不再如以往那般围着自己身前转,顿时就一股子邪火窜上来,脸上的表情相当疯狂。

    皇帝有些迫不及待地从高位台阶上走下来,直接朝贺悠走去。沈娴刚想挪动脚步赶在他前面,皇帝就冷不防侧头看过来,好似在欣赏着沈娴的反应。

    他像顷刻之间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沈娴心里一凛,就听皇帝笑呵呵道:“你很紧张是不是?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已然走到贺悠面前,手里的剑抵着他父亲贺相的咽喉,一手把贺悠从地上揪了起来。

    有贺相做挟持,贺悠不敢轻举妄动,任自己衣襟被拎在他手上。

    皇帝面目又恢复了恶鬼般的凶狠,对贺悠道:“贺爱卿,你不是一向有主意吗?你来帮朕出出主意,看看朕到底该怎么办!怎么才能让这个女人立刻死去!”

    贺悠面无表情,甚至连一丝惊慌和害怕之意都没有。他道:“事已至此,我也爱莫能助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”皇帝恶狠狠地盯着他,“你怎么可能爱莫能助!”他看了沈娴一眼,一手擒住贺悠的脖子用力捏紧,咬牙切齿,“朕看她很在乎你呢。”

    沈娴眼神暴戾,沉下声音道:“你敢动他,我让你死无全尸、永不超生。”

    贺悠呼吸急促,手扒着紧紧扼住自己脖子上的皇帝的手。皇帝凑近他,扭曲道:“是你,先骗取朕的信任,再与他们里应外合对吗?你是叛臣,罪当株连九族!”

    即使最后免不了一死,皇帝也绝不会让背叛自己的人好过。

    皇帝说罢,举起手里的剑就狠狠往贺悠身体刺去。

    “贺悠!”

    他之所以任皇帝宰割,是因为贺相被挟持着,他不能够反抗。眼见着那剑锋离他身体不过分毫,贺悠赤手握住剑刃,霎时手上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贺悠咬紧了腮帮子,眼神坚决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支箭冷不防从殿外射来,精准地射中挟持着贺相的那个禁卫军的喉咙。禁卫军应声倒地。

    殿外传来霍将军粗犷的声音:“乖徒弟,师父教你的那套拳法呢,用起来!”

    贺悠眼梢瞥见父亲得救,霎时来了力气,抬起脚朝皇帝攻去。

    皇帝一惊,连连后退,贺悠捡起地上一把剑就朝他冲过去。

    殿内禁卫军见状,连忙要涌上前去护驾,只要他们对百官一松懈,事情就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当是时,许多箭矢从殿外飞来,直射向那些禁卫军。随着一个个禁卫军倒下,百官得以松口气,而与贺悠搏斗的皇帝最终孤立无援。

    沈娴冷声道:“你杀他有什么意思,就算得手也不过是损失一个臣子。有本事,你就来杀我。你若杀了我,这皇帝还继续任你当。”

    皇帝见自己的人都倒下了,就沈娴面不改色地站在殿前,她的话字字钻心,皇帝怎能甘心,遂一刀撇开贺悠,就举剑又朝沈娴刺来。

    她身后无一人站出来保护,皇帝以为,那是他们来不及。这对于他来说,是个绝好的时机。

    就在皇帝刚一近前,利剑离沈娴一寸有余,她肩后蓦然伸出一支拉满弓弦的箭支,随着那洁白分明的手指一松,箭矢快得只剩下一道光影,从沈娴耳边掠过,撩起她的几丝发,随后直直朝皇帝的心窝穿透。

    这一次没有再偏半寸,也没有浅半寸,刚刚好,穿透皇帝的心脏。利箭的威力巨大,穿透皇帝的身体后,射在了他身后的柱子上。

    皇帝往后踉跄两步,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。心窝里淌出的血渐渐濡湿了他的明黄龙袍。

    他仰头往去,看见沈娴身后不知何时站着一个男子,男子微微移步,从她身后走了出来,容色淡淡。

    男子黑衣广袖,修长的手里擒着一张普通的弓,可那箭从他手上射出来时,却是威力无穷。弓上的弦已在千钧雷霆之际被他绷断。

    皇帝瞳孔一扩,当然认得。那是他千防万防,最后防不胜防的大学士苏折。

    可是今日的苏折,与往昔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他半垂下的眼眸深沉如墨,透着幽幽无尽的清冷之意,眸底里暗含杀机,却又将一切归于平寂。

    时隔经年,皇帝犹还忘不了这样肃杀的眼神。

    皇帝记得,当年在军中,刺杀他的那名蒙面刺客,留下的眼神一如这般。他血手颤颤指着苏折:“原来……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朝殿内外,一片血洗过后的死寂。

    皇帝倒在地上,胸口一个血窟窿,最终心有不甘、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这场大楚的劫难,至此才算落下帷幕。

    京城的百姓还浑浑噩噩,没从大军攻城当中回过神来,一切就已经结束了。从进城到清理皇宫,总共不过两三日的时间。

    城中百姓没受殃及,但也免不了见到这场战争的残酷。

    朝廷的禁卫军顽强抵抗,到最后全军覆没。尸体在城外烧了几天几夜。

    朝殿上的污血已经被洗刷干净,又恢复了往日金碧辉煌的模样。眼下百官受惊过度,已经回家去休养了,空荡荡的殿上无一人。沈娴坐在殿前,望着夕阳,依旧火红如血。

    后宫里的宫人们,依照沈娴的命令,愿意留下的就留下,不愿意留下的便做遣散。实际上到最后还是有相当一部分宫人留了下来,重新张罗起后宫。

    至于死去的皇帝的子孙后代,丝毫用不着沈娴赶尽杀绝。因为她还没动手,皇帝自己就丧心病狂地把后宫自己的子女都杀了,妃嫔也死了不少。

    活下来的少数妃嫔,要么被吓傻了,要么失去了孩子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后宫里有人来问要如何处置。沈娴淡淡道:“遣去别宫颐养天年。”

    “可那别宫是专为招待别国使臣所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别宫里一年四季都空着,要招待别国使臣的次数寥寥无几,倒不如有人进去住着实在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来人又问,“先前宫里的皇子公主还年幼,尽丧其父之手,而宫外还有三两位已出嫁的公主,当如何处置?” 记住本站网址,Www.biquxu.Com,方便下次阅读,或且百度输入“ biquxu.com ”,就能进入本站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