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道朝天》正文 第四十七章这样做不好,不要做好人

    杀了太平,才能天下太平。

    这句话听着很有趣,但柳词与元骑鲸都没有笑。

    因为井九说的这句话是整个天下的共识,这里所说的天下指的是最上面的那些人。

    井九表达的意思非常明确而且清楚,那就是不管太平真人怎么想,不管西海之局如何发展,青山都必须把太平真人当成敌人,把他杀死就够了。

    但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,雾岛老祖南趋与西海剑神都是人世间最巅峰的强者,如果再加上太平真人与玄阴子,还有那些隐藏在暗处的不老林高手,青山真的可以战胜他们吗?

    “局面越复杂,应对越简单。”

    井九接着说道:“不管有什么阴谋诡计,我们只需要倾巢而出,摧毁对方,便可无视。”

    柳词苦笑说道:“师叔,倾巢而出这个词是形容坏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本来就是坏人,好人不长命。”

    井九看了柳词一眼,说道:“到时候记得把鸡与猫都带着。”

    一直在偷听三人说话的元龟,听到这句话后松了一大口气。

    柳词说道:“白鬼倒也罢了,阴凤……你确定要带着它?”

    井九说道:“它的命牌在我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走了,强敌偷袭青山怎么办?”

    元骑鲸的声音再次从三尺剑里传出来。

    很明显,他是在担心中州派或者冥界里的某些真正强者,会趁着青山“倾巢而出”的时候来这边闹事。

    三百年前便曾经出现过类似的事情,冥师带着一批强者潜进了青山,然后被景阳真人一剑斩得魂飞魄散。问题是现在的青山没有景阳真人坐镇,尸狗镇守剑狱,元龟静熬天光,那些普通弟子很有可能受伤害。

    井九望向崖外的三尺剑,说道:“不用担心,让小四留下来看家,其余人倾巢而出。”

    柳词嗯了一声,二声。

    元骑鲸哼了一声,轻声。

    青山所有人都去西海作战,那么就算有真正强者潜进青山,又能伤害到谁呢?方景天吗?

    至于诸峰里的那些宝贝自然有禁制保护,事情真闹大了,尸狗自然会出面。

    这做法倒是简单粗暴,等于把青山变成了一把横扫朝天大陆的巨剑,谁能抵挡得住?

    柳词知道井九如此安排有着更深的意思,沉默片刻后说道:“如此也好。”

    元骑鲸没有就此再发表意见,说道:“南趋怎么办?”

    如果说西海之局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是太平真人的态度,那么最大的难点便是怎么杀死南趋。

    放眼朝天大陆,无论年龄还是辈份、境界,雾岛老祖南趋都应该是最高的那位。

    如果当年他真的拜在道缘真人门下,井九与阴三都要称他一声师叔。

    数百年前,南趋便已经是通天巅峰的大物,如剑仙一般的存在,现在他老了很多,但想来剑道修为只会更加精深。

    柳词说道:“我是掌门,自然我来。”

    元骑鲸冷漠说道:“你连剑都没有,怎么杀人?”

    柳词是朝天大陆最顶阶的大人物,没有可以抱怨的对象。

    这些年里偶尔有几次机会可以抱怨,他说的都是这件事。

    堂堂青山剑宗掌门居然连把自己的剑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所以当元骑鲸用此事为凭反对的时候,他竟无言以对,看了井九一眼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井九心想你没剑就打不过南趋,那是自己修为不够,与我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柳词的视线始终没有移走。

    井九有些压力,建议道:“要不然请雪姬帮忙?”

    柳词说道:“小姑娘就算养好伤,也不是南趋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井九说道:“当然是让小姑娘与你联手。”

    柳词有些犹豫,说道:“这样做不好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好!”

    元骑鲸的声音寒冷至极:“你们也知道那是个小姑娘!”

    青山修剑,讲究的就是直。

    理直才能气壮。

    柳词望向远方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井九倒无所谓,只是想不出来用什么方法可以让雪姬出手。

    从雪姬想到青天鉴,他说道:“童颜好像对西海也有所想法,应该是几年前就定好了的局。”

    柳词说道:“那些孩子的计划是什么?莫要弄乱了我们这边。”

    井九说道:“不清楚,只知道与过冬有关。”

    元骑鲸沉声说道:“前辈只会杀人,说到计谋只怕连小师妹都不如。”

    柳词嗯了一声,很赞同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井九转身走到石碑前,抬头看了眼插在碑面里的剑鞘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们自己好好想一下,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他拍了拍元龟的壳,召唤出宇宙锋,坐剑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寂的剑光照亮神末峰顶,春意微淡。

    元曲与平咏佳在道殿里闭目修行,白猫趴在崖边无聊地拨弄着颈间的铃铛。

    井九看了它一眼,走进了洞府。

    洞府深处有道天光落下,赵腊月盘膝而坐,弗思剑在她头上的空中缓慢转动起伏,带着极其玄妙的韵味。

    井九在她身前坐下。

    赵腊月睁开眼睛,发现他似乎有些累,有些吃惊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井九把朝歌城与那封信的事情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赵腊月问道:“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井九问道:“西海的事?”

    赵腊月看着他的眼睛说道:“不,我问的是青山的鬼。”

    井九沉默了会儿,说道:“这次应该就能知道是谁了。”

    顺着山里那条河流重新来到人世,已经过去了三十年。

    三十年里,他一直在思考青山里的那只鬼究竟是谁。

    最开始的时候,他和元骑鲸一样都怀疑柳词,为此他给过柳词很多机会……但柳词什么都没有做,这些年一直在暗中照看着神末峰,在问道大会里帮他坐镇,在果成寺里一剑重伤玄阴子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看,柳词都不应该再被怀疑,那么难道是元骑鲸吗?

    剑狱是上德峰的,雷破云是被他杀的,元骑鲸的嫌疑本来就很大。

    井九走进洞府的时候,自然解除了阵法。洞府外有声音传了进来,那是元曲在与平咏佳说话。

    当初在承剑大会上,他让赵腊月收元曲进神末峰,这是与元骑鲸的协议,又何尝不是一种试探?

    听着元曲的声音,井九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不管南趋与西来有多强大,不管这是不是师兄的局,只要青山自己不出问题,便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青山如一剑,自然天下无敌。

    可如果青山内部有鬼呢?如果这把剑表面看着光滑完美,里面却已经有了裂痕呢?

    这次他接受师兄的信,除了想要杀死南趋,也是想要最终确认,那只鬼究竟是谁。

    但他似乎没有想过,如果柳词与元骑鲸里真有一个人是鬼,即便青山剑修尽出,此局依然危险,尤其是对他。

    赵腊月自然会帮他想到,说道:“太危险,我们应该离开。”

    离开青山,这需要很大的决心。

    井九说道:“如果他们想要杀我,这些年我早就死了,我能活着,便证明他们对我没有杀心,哪怕他们真的是鬼。”

    赵腊月说道:“不,这只能证明他们的关系真的不好,彼此盯着彼此,所以没有办法对你下手。”

    青山最普通的弟子甚至管事都知道,掌门真人柳词与剑律元骑鲸的关系非常不好。

    这甚至已经是朝天大陆修行界公开的事实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元骑鲸是师兄,掌门之位却落在了柳词的身上,他当然不服。

    三百年来,天光峰不停扩张着自己的势力,已经快要把两忘峰变成下属的副峰,靠的就是掌门真人的权威。上德峰只能靠着门规与元骑鲸的地位苦苦支撑。

    “他们其实是同一天入门,只是柳词贪看上德峰里的松景,比元骑鲸晚了几步,便成了师弟。”

    井九说道:“柳词一直没说什么,心里肯定有想法,不过他破境入通天的时间却比元骑鲸要早不少。”

    赵腊月说道:“所以太平真人就选了柳词?”

    井九说道:“不,那时候他已经被关进了剑狱,所以是我选的。”

    赵腊月很是吃惊,问道:“依据就是境界高低?”

    井九说道:“不错,而且元骑鲸不喜欢我,那我当然选柳。”

    赵腊月很是无语,半晌后说道:“这样做不大好吧?”

    井九看着她说道:“不要当好人,因为这个世界太重,强如曹园也带不动的。”

    师兄又是什么时候感觉到这个世界太重的呢?

    就算南趋死了,西海剑派覆灭,师兄你又能有什么好处的呢?初子剑吗?

    想着这些问题,他望向自己的右手,然后取出青天鉴,沉默地磨剑,动作很缓慢,一下一下。

    赵腊月看着这幕画面,忽然对他生出很多同情,却不知道是为什么。 记住本站网址,Www.biquxu.Com,方便下次阅读,或且百度输入“ biquxu.com ”,就能进入本站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