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两百七十七章 受宠若惊

    这尊王阶战甲是淡黑色的涂装,边角镶金,造型颇显尊贵。

    不过随着李世民在墨甲内的一番操作,这些金边就完消失,转为黑色。

    之后这涂装的颜色,也开始生变,随着周围不同的色泽,发生深浅不一的变化。

    一看就知道,这是一种擅于隐匿形迹的墨甲,比之罗礼使用的‘落日雷鸣’,更适合一个神射。不用似后者那般,每到夜晚就必须进行伪装不可。

    不过这只是这尊战甲,最基础的几种能力之一。关键还是得看战技,合用的战技,才能将他本身的战力最大程度的发挥。

    “这是天子赐给你的墨甲?”

    张雨柔也终于对李世民这边多了几分关注,不过他的神色却是不以为然:“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吗,只是最普通的王阶战甲而已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军中制式的那种,造价在百万贯左右,无论是动力,装甲,还是战技等等,都只堪堪达到王阶的水准。

    如果把王阶战甲分为九个品级,那么这就是最下等的。

    李世民闻言,则几乎吐血。

    什么叫不怎样?他这尊战甲,好歹也是值一百二十万贯好不好?

    是这次天子御赐之物中,价值最昂贵的,也是天子继位以来,少有的恩典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天子对阿史那明慧,以及与突厥之间关系的重视。

    而且,哪怕是最基础的王级战甲,那也是凌驾于所有帅级,所有准王级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没理张雨柔,继续琢磨研究。须臾之后,他就操纵着这尊战甲,在车厢做出了各种动作。最后他的右手,又蓦然爆出了一点雷光,刺眼灼目。

    而李世民的眼中,也同时现出了几分喜色:“打造这尊墨甲的匠师,一定是很用心——”

    首先这尊甲的操控很容易,别说是他这样的二品武修,便是一些三品强者,使用起来也不会有任何的障碍。

    估计天子正是考虑到,他现在的修为‘刚好’突破了‘三品’,所有才将这墨甲赐下。

    此外这尊甲的战技虽然不多,只是堪堪达到王阶的水准,却都足够强力。不但是射术与近战两相宜的那种,且都是偏向于雷系,整体的效能,不比如今有着神阶动力炉的神血睚眦查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这让李世民喜出望外,在他想来,现在只要有一尊战力过得去的战甲,能够代替百衲,帮他挺过几天之后的风波,就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至于这甲是否能与他的武道契合,李世民并不指望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次,天子真的送了他一份大礼。

    这尊王阶战甲,他应该能用很长一段时间,短时间内都不用考虑组装王阶‘百衲’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问题是,他必须在接下来的几天内,适应这尊墨甲,至少也要达到能够在战斗中熟练使用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什么名字?是谁打造的?”

    张雨柔也渐渐发现此甲的不俗之处,好奇的询问着:“应该是新造不久的战甲吧?以前怎么没听说过?”

    李世民当即脱下了墨甲,然后在这家的胸甲一侧,找到了一列铭文。1

    “甲名‘天雷皓影’,造于开皇十一年,匠师——”

    读到这里的时候,他不禁微一扬眉:“磨掉了?”

    “魔?”

    张雨柔不由愕然:“宫中有姓魔的大匠师吗?”

    她随后才反应了过来:“铭文磨掉了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李世民原本对此事不甚在意,在这个时候,却也生出了几分好奇。不过他并不纠结,之后又开始点验起了自己收到的那些慰问礼物。

    三位皇孙的身家不丰,送来的东西,这是远远及不上天子,李世民数了数,价值大概有八万贯的样子。

    燕王杨倓四万贯,越王杨侗两万贯,代王杨侑两万贯。

    这让李世民受宠若惊,他知道对于三位皇孙那样,这已经是很贵重的厚礼了。

    然后两位突厥王子,阿史那什钵苾送了大概十万贯的东西过来,阿史那思摩则少了许多,只有两万贯,

    这不奇怪,后者虽然在襁褓之时,当过一两个月突厥大汗,可正因此故,他在突厥内部的身份,很长时间都处于尴尬状态。身家远不如身为当今大汗之子的阿史那什钵苾,那是理所当然之事。

    据张雨柔说这两位,刚才都是亲自前来,言辞间也都是感激涕零。听说李世民去面圣不在,还说下午会再次前来拜访,感激慰问。

    这是理所应当,如果阿史那明慧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,义成公主会不会与朝廷翻脸谁都不知道,可一定有生撕了他们的心思,

    不过让李世民哭笑不得的是,这五人送来的,绝大多数都是武具。其中光是骑甲,就有一百具之多,而尉级的战甲,也有三十具之多,而其余的兵械器杖无数。

    朝廷对武将收藏墨甲兵器总是很急的,还按照爵位与勋位规定一套数额,超过了这个就要问罪。

    可以如今世人的风气,他们怎么可能不超标?

    幸在李世民手里,还没有多少登记在册的墨甲。尽管从史万岁那里,‘继承’了一大批,可由于见不得光的原因,那些东西都被他找了个地方妥善埋藏。

    日后有用的话可以取出来,但如果用不上,那么这些墨甲哪怕被人找到,也与他没什么关系,

    而这一百三十具甲,也还在他这个开国子,上仪同三司的承受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“加起来一共二百七十万贯的样子——”

    张雨柔给李世民算了一笔总账,随后就冷声一笑:“你这条命看来还是蛮划算的,之前从清华元君那你回来的时候不还在抱怨,说是缺钱吗?如今倒好,不都赚回来了。看来以后得多拼命,多拼上几次,二郎你就是亿万富豪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知道这丫头是在说反话,却只当听不懂的一声叹:“二百七十万贯是不错,可这能够帮我还债吗?”

    这里都是些难以变卖的东西,哪怕总价再高,也无益于他的欠债。

    ※          ※         ※        ※

    当天下午,阿史那什钵苾与阿史那思摩二人,果然联袂来见李世民。

    因之前千秋节约战一事,李世民自己是颇觉尴尬的,阿史那思摩也似窘迫,言辞间有些放不开。只有阿史那什钵苾在李世民面前谈笑自若,似乎双方之间的过节,根本就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这位也极为健谈,不但把致谢之意诚挚的表达了,还与李世民谈天说地,先是说起了北方草原上的天文地理,接着又相互切磋了一番兵事。到了最后,双方甚至还谈起了生意,

    突厥人的皮毛,马匹,地毯毛席,肉干,用于制弓的兽筋等等,都是中原紧俏的货物;而中原的各种铁器,家具,丝绸,陶瓷等等,也同样在草原广受欢迎。

    然后还有李世民正在做的私盐生意——

    北方草原有不少盐湖可以晒盐,不过产量都不是很高,只能勉强供突厥人食用所需。

    可是皮毛的硝制与鞣制,还有肉干的制作等等,也需要大量的盐,所以必须外购不可。

    而如今的阿史那什钵苾,不但在突厥王庭中有些权势,更得大隋天子之赐,得了三个总计有四千多帐的铁勒部落,正好能够为李世民提供大量的货源,也需要不少的铁器与食盐。

    双方可谓是一拍即合,之后就连阿史那思摩都忍不住想要加入进来。

    这主要是李世民提供的盐价与铁价都较为厚道,比之如今草原上的那些商贩,低了差不多一成。

    这两位突厥王子,最后甚至还明示暗示,如果李世民手中有墨甲出售,那么他愿以超出市价两成的价格收购,也能为他提供更多的上好战马与兽筋等等。

    李世民却没接这茬,往草原那些铁锅与菜刀之类的也就罢了。草原人一旦没了这东西,多半会南下犯边,从中原百姓的手中抢夺。

    哪怕大隋的军力再强也没有用,古代道家圣人老子曾经说过一句话,叫做‘民不畏死,奈何以死惧之’。

    这一句其实同样适用于草原异族,都快活不下去了,难道等死吗?没有铁器,到中原富裕之地抢便是。

    至于那强悍的隋军——反正是死,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所以自西汉以来,中原朝廷都会往草原输入一定数量的盐铁,这既是一门生意,也是安抚。

    可墨甲这东西,却实在太敏感了。他也不愿意这种沙场利器,大量的落于突厥人的手中,用来屠杀自己的同胞。

    别人可以卖,他这边却是绝对不行。

    阿史那什钵苾对此颇觉失望,却也未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而在谈妥这些生意之后,这两位突厥特勤也更加热情,与李世民东拉西扯了好一阵,这才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“如果这笔生意真的做成的话,预计能够让你每月多赚二十万到三十五万贯,”

    张雨柔不愧是私商出身,三两下就将李世民可能的收益这算清楚了:“不过你真的想清楚了吗?这算是从薛举与李轨的那边,虎口夺牙,他们一定不会坐视的。” 记住本站网址,Www.biquxu.Com,方便下次阅读,或且百度输入“ biquxu.com ”,就能进入本站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